【BF專欄】三位照顧者的故事(上)

【BF專欄】三位照顧者的故事(上)

Bloggers · Blogger
By 梁以文博士 on 17 May 2018

(取材於城巿大學九龍中關懷社區長者捐助項目 – 數據科學與健康支援專業團隊的真實個案,為保障長者私穩,文中的名稱皆為化名)

第一位照顧者 -  胡先生 

胡先生今年67歲,本身為銀行從業員,已退休5年。家中兩位長者已年屆九十,胡母不良於行,起居飲食、沖涼、以致大小二便也需要照顧,胡先生有感自己一人難以同時照顧兩老,所以用了積蓄邀請內地的親戚持雙程証來港幫忙。他們四人一起住在三百餘呎的公屋內。

我們家訪探望他雙親,入屋後主要由胡先生接待我們,兩老的覆診期及每天吃的葯都由胡先生打點。我們一邊向胡先生瞭解他父母的健康病歷,一邊見他表現憂慮和困擾,不住向我們訴說照顧兩個老人家壓力很大,退休後短短幾年已經捱壞身體,患了高血壓和血脂,週身骨痛,以前的所有嗜好和運動也放棄了,當他的親戚回鄕續証時,照顧兩老的責任就只有他一人承擔。

第二位照顧者 - 文太太

文先生是國畫大師,已過身6年,文太太現年已屆82歲,談吐溫文儒雅,但家中放滿大大支的消毒用酒精,我們家訪本身包括家居環境安全評估,文太太一早表明我們探訪範圍只限於客廳,其他地方不得內進,本來以為是私隱問題,但當我們為她病歷作詳細評估時,才知道背後苦衷。

文太太30年前開始成為照顧者,照顧自己年紀老邁的父母,父親過身後,不久自己丈夫也病了,廿多年來一直疲於奔命地同時間照顧兩位長者。曾經一段時間,母親及丈夫同時入院,並住在兩間不同醫院,個多月來文太太每天只睡3-4小時,企在床邊照顧二人每天逹十多小時,導致嚴重靜脈曲張,也捱到得了高血壓,每天靠食藥控制。探訪當日所見文太太雙腳膝頭以下所有皮膚也發黑並破損,除下砂布破損的地方也不住滲水,但因為早已成了有經驗的照顧者,文太太為自己洗傷口及包紮也很專業。至於家中的酒精,是由於一直以來的虛耗透支導致身體非常虛弱,上年她患了抗藥性細菌感染,被隔離期間注射了不同的抗生素也未能把感染治好,相反身體卻是更加虛弱,因此往後文太太很少出街,也不太接受其他人探訪,日常很多時用酒精替家俱及日用品消毒,以防身體又再得到任何感染。

待續

(本文經由博客梁以文博士授權轉載,並同意BusinessFocus編輯文章與修訂標題。文章內容為博客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公司立場。)

Text & photos: 梁以文博士


BusinessFocus現長期徵稿。歡迎各投資界、商界人士、來稿交流對各種經濟、投資、物業、商業議題的獨特看法。如蒙投稿,請寄 [email protected],另請附上不多於100字個人簡介及近照一張。 文章一經採用將由BusinessFocus編輯部潤飾,更會開設個人專欄。
梁以文博士現職香港城市大學管理科學系助理教授,回港前曾在多間北美醫療機構擔任管理及數據科學家的工作。梁博士於多倫多大學取得博士學位,亦同時擁有多項專業資格,包括:註冊商業智能專業人士、精益六西格瑪黑帶及美國醫療促進會質素促進顧問。梁博士的研究興趣包括生物統計學、公共衛生、醫療管理科學及實施科學。他的研究項目屬跨學科研究,推動公共衛生研究中臨床風險分析,以及運籌學研究中以數據驅動的資源配置之間的銜接。

Follow Instagram: businessfocus.presslogic

lifestyle

Share to Facebook